重返多雨傍河的出生之地。 伴我长大的天光水光,河面的雾,青灰色寂静的土地重新接纳了我。 借此我试着寻找对故乡和自己一种新的理解。 幸存的此刻的,遗失的记忆的,事物开始隐现、汇聚、扑面而来。就像浮于时间之海。 与这些人物景致悄然相逢,它们既是日常琐碎的轻,又是来自风声水声,遥远过去的神秘低语。 我想在照片中展示这种不同时间的并行和无处安放的私人震颤。 一如乔治·贝纳诺斯所言,山花虽小,聚在一起却清香弥漫。